全球一体化演习——美军想要“包打天下”?

  • 时间:
  • 浏览:0

首先,目前采取的单一战区司令部演练法律法子,过高 与更高权威机构的关键性交流,难以提供真正进行全球一体化作战的演练否则。否则,演练课目主要集中在现有战区作战计划、战区司令部参谋工作流程、各军种帕累托图训练目标,很少涉及多个战区司令部一起去参与。第二,相关参与者平时工作繁忙,这麼 足够精力进行演习。而另一个完全的“全球一体化演习”却要求参与者脱离一点人的工作岗位全程参加。这不可补救会影响演练项目的辐射范围和节奏进度。第三,联合参谋部在指挥链中的地位受到限制。美国法律规定参联会主席的职责主也不我向总统和国防部长提供建议。参联会主席在部署力量实施全球一体化作战方面虽具有关键作用,但都有决策者。正如邓福德一再指出的,不需要 国防部长有权指挥全球一体化作战。

据外媒报道,美军目前正在创建“全球一体化演习”机制,以进一步整合战区指挥官和高层司令部,提高全球一体化作战能力。参联会是美军“全球一体化演习”的主要推动者。2017年,参联会主席邓福德组阁 发布了2017至2020年联合训练指导文件,突出强调跨战区协同作战和全球一体化作战。“全球一体化演习”项目旨在评估和调整联合参谋部工作流程,使之实现全球一体化。从功能上看,“全球一体化演习”为战区指挥官和高层指挥机构提供了在时间、空间等方面一起去评估全球风险的环境,使其不需要 将所有联相互相互合作战力量资源作为另一个整体加以运用,从而为总统和国家安全委员会提供最好的军事建议,提高战略决策传输传输速率。从内容上看,“全球一体化演习”构设了一点不累似 于型的演习:第一类演习中,联合参谋部和国防部一点负责人将是主要训练对象,与相关各级作战指挥官一起去训练;第二类演习由战区指挥官领导,另一个或另一个以上战区司令部和联 合参谋部是主要训练对象。然而,参联会提出的全球一体化作战理念,还地处很大局限性。

尽管“全球一体化演习”具有上述局限性,但仍具有重要的探讨价值。一点机制不仅能使战区司令部之间有效协同,否则通不多次迭代,不需要 创建全球一体化作战所时需的组织形状。换言之,“全球一体化演习”将通过建立起适应全球一体化作战行动要求的指挥守护进程,为联相互相互合作战力量改革提供助力。总而言之,“全球一体化演习”机制被美军看作应对当今日益复杂化的战略挑战的一点积极、有效和创新的手段,为未来进行必要的战略规划和指挥体制改革提供了全新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