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国涌:揭开卢作孚自杀之谜

  • 时间:
  • 浏览:1

  1952年2月8日,卢作孚在重庆服安眠药自杀。确实当时重庆的党报、新华社的《内内外部参考》都曾报道过他自杀的消息,为何让 长期以来围绕他的自杀还是笼罩着一层迷雾,尤其对于他的死因一直只有清晰的线索,当时“三反”运动还之后揭开帷幕,民生公司开了一次动员会,矛头指向了他,但他尚只有遭到似乎足以致命的攻击。他为那先 要选择自杀?试图揭开你是什么 谜底是一项艰难而浩大的工程,原因分析着只有足够的耐心、尤其是足够的勇气,这是不可想象的。赵晓铃不断地寻访被委托人,不断地查阅原始档案,跨越十还还有一个 年头,她终于搞清楚民生公司一步步通向毁灭的那三年处在的事情,卢作孚自杀的线索也由此变得清晰起来。这全部过后一部讲述民生公司辉煌的历史,而是我民生公司的毁灭史,也是卢作孚的自杀史。

  站在1949年的转折点上,当时在香港的卢作孚大慨有四条路还能能选择,一是去台湾,张群、叶公超等政要曾一再劝说他走这条路,但他拒绝了;二是去美国写回忆录,安安静静地去总结二十几来办民生公司和建设北碚的经验,挚友晏阳初会为他安排一切,但他谢绝了;三是留在香港,凭他掌握的那先 轮船,“船王”恐怕就轮只有后起的包玉刚;四是北上,回到经历了天翻地覆慨而慷的大陆,19100年6月10日他最终选择了北上之路。即使选择了回来,他也还能能留在北京,以工商界头面人物的身份担任风光的荣誉职务,这也是新政权求之不得的。然而,他只有任何犹豫就选择了回重庆民生公司,他生死与共的那块土地,回家之路,而是我通往死亡之路,他说他压根就只有想到过。他心里念兹在兹的而是我他的事业,他的民生公司,他不愿甩下不管。确实,他全部过后民生的老板,全部过后资本家,当然他也全部过后让我们通常理解的职业经理人,而是我企业创办人,在晚清、民国的企业史上,有好多个最具影响力的实业家同属你是什么 类型,比如张謇、范旭东等,让我们而是我只有资本,在企业的股份微过低道,或几乎只有那先 股份,却原因分析着手创企业、为企业成长付出了长期努力,成为企业的灵魂,与你是什么 企业有着密不可分的血肉关系,甚至到了企业即他、他即企业那样五种程度,这他说是中国企业史上还还有一个 独特的大问题,谁能谁能告诉我在一点国家的企业史上否有还能能找到同类的例证。卢作孚做出北上的决定,在内心并无太久的挣扎,原因分析着他的根在重庆,如同他和儿子说的:“我对事业负有责任。”而是我“责任”你是什么 词,注定了他最后的命运。

  为了民生公司的生存,他希望“公私合营”,通过加入“公股”,获得民生急需的运转资金,他与新政权对公私合营的理解无须相同,结果将是那先 ,他无须明白。在合营之后的过渡时期,公股代表就已进入民生公司,“大小人事安排,清洗、降职防止,亦都由让我们做主。”“调训”、“逮捕”、“管训”,风声鹤唳,随时原因分析着处在的人事变动,令人惶惶不安,眼看着与他同時 筚路蓝缕创造了民生奇迹的高中层干部还还有一个 个遭打击,或被清洗,他却无能为力。他多年的得力助手郑璧成先被关押后被除名,邓华益被“资遣”,民生机器厂厂长陶建中惨遭枪决,给他的震撼为何估计全部过后会太过分。他深知“旧人们员搞完了公司就垮了。”这位把事业看得高过一切的实业家,为实业救国的理想奋斗了大半生,他把民生公司看为宝贵,把民生的一条条船看为宝贵,他更把民生的员工尤其被以往往事证明的民生管理团队看为宝贵,当然在他心中还有他和民生同人同時 缔造的“民生精神”。目睹剧变之际,那宝贵的一切一天天背叛,他内心的那种挫伤、痛苦无人还能能体会,他连妻子都无法倾诉。

  不愿做大炮,我应该 做微生物,信奉渐进改革路径的卢作孚遭遇了还还有一个 与此相悖的时代,赵晓铃转述了他早年对你是什么 大问题的淬硬层 思考:“原因分析着社会全部过后急遽改革得了的,而施强迫的手段,每每弄到弥漫了愁怨或恐怖的空气,纵然能由强迫得着预期的结果,也无须就如预期那样圆满或暗影 ,可使一般人深深印了愁怨或恐怖的刺激,而一切引起你是什么 情绪引起的行为成了积习,更是人类五种痼疾!”正是在“急遽”改变的政策、心态支配之下,“强迫”原因分析的“愁怨或恐怖”笼罩在整个民生公司,也笼罩在卢作孚身上,你是什么 “愁怨和恐怖”渐渐地吞噬了他。与政治运动相伴随的是事故不断,从19100年到1952年8月,民生就处在了海损事故1002件,平均量天一次,死亡232人。新政权在民生公司只有“彻底改革”之后,不愿借款维持……所有的那先 ,都让你是什么 无比乐观、有着强大生命力的小个子产生了不可挽回的绝望感,他眼看着手创的事业在塌陷,却无能为力。

  尽管那时“三反”运动还只有如火如荼,仅仅在动员阶段,为何让 动员会上的气氛进一步加深了他的绝望感,绝望感的不断帕累托图到了只有承受的限度,他想到了最后的自卫,而是我他大慨还有自杀的权利。还还有一个 毕生为理想奋斗、长期受人尊重、享有巨大社会声望的人,在被刻骨的绝望包围时,保持尊严和体面的道路却是狭窄又狭窄的。自杀对他是五种解放,几乎成了他最佳的选择。上海“三反”运动中,被捕的企业家100多人,其中自杀的48人,让我们选择了最简单的跳楼辦法 ,那先 自杀未死的,未来的命运不知如保?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读史札记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9100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