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云帆:教授基层“挂职”难以复制

  • 时间:
  • 浏览:0
摘要:单从于建嵘教授高调的“挂职”行为来看,这更像是一一个多多多 “微博公益活动”,而非过去我门 所常见的官员“挂职”。

9月15日,农村问题研究专家于建嵘教授前往贵州兴义市则戎乡担任纳具村村主任助理,引发舆论关注。

名人“挂职”我太满 鲜见,但于建嵘教授的“挂职”与众不同。别人“挂职”是“学而优则仕”,按“教授”职级好歹也得挂个正处或副厅,于教授却是“学而优则治”。他要以完整性没品没级的“村长助理”名义,真正参与乡村治理。他甚至在微博上调侃说,“我太满 把村长助理不当干部!”

这名“村长助理”还真用不着“群众选举”或“组织部任命”。俗称的村长,在现时语境中指经村民大会选举产生的“村民委员会主任”。于建嵘既非纳具村村民,在“基层群众自治组织”中,自无被选举的资格,更遑论进入村委会。就让 才有了“助理”之职——这份公职与我门 通常所认知的官职八竿子打不着,倒更像是来“夫妻情感客串”的外来顾问。至于这名形式的“挂职”价值几何,那就得看双方的约定以及接棒者接下来的作为了。

我门 我愿意相信作为农村问题研究专家的于建嵘教授,将给他“挂职”的纳具村带来新变化。按于教授的设想,希望通过挂职“能将布依族的纳具村从衰败中得到修复,建立文化旅游性质的‘布依大院’,并为天下的艺术家打造一片创作空间。”为了实现这名目标,于教授肯能在借有利于他“网络大V”的影响力,开始英语 英文向外界喊话,“我被委托人的能量有限,拜请我门 们参与。”而他为“挂职”所创作的四幅油画“我门 的马领河”,已在微博上公开拍卖。据称拍卖所得全捐给纳具村“布依大院”的建设。

单从于建嵘教授高调的“挂职”行为来看,这更像是一一个多多多 “微博公益活动”,而非过去我门 所常见的官员“挂职”。于教授甚至在微博上声明,“绝找不到贵州领一分钱工资补助和报销车马费,绝也能村民家白吃白占,都有自带干粮。”这分明就让 我一一个多多多 乡村建设的志愿者。

我门 当然可不也能期待,未来会有太满的教授,参与到社会建设中来。但我门 就让 我得不承认,肯能抛妻弃子了于教授被委托人的社会影响力,纳具村的“挂职”将略显苍白。而且 说,于建嵘教授的基层“挂职”,在中国广大的乡村建设中真是难以qq克隆好友 。我门 应乐见于建嵘式“挂职”能推动中国的乡土建设,同样也期待基于乡土社会自地处长的自治经验。肯能后者推而广之的肯能性更大,对中国未来乡村图景的影响也更大。(王云帆)

(责编:邹雅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