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军宁:北大传统与自由主义

  • 时间:
  • 浏览:1

  人类在历史的某个二十四时无缘无故须要回首过去,前瞻将来,为今天定位。今天的中国正面临青有有二个社会转型的关键时期,是时,回溯北京大学的传统是一件怪怪的重要、怪怪的有意义的事。令人叹惜的是半个世纪刚刚 的东西,今天却仍然都没办法 新鲜,仍要旧话重提。

  早在30年代,中国著名的人权活动家,并为人权事业献身的杨杏佛先生说过一句很沉痛语录,“争取民权的保障是18世纪的事情,不幸另一各人中国人活在20世纪里还是非要不做一种 18世纪的工作。”在世界范围内,人权不过是自由主义之树上的有有二个重要果实。在西方,尤其在英美,自由主义及其人权之果在有有有二个世纪刚刚 就结出来了。在中国,上世纪末和本世纪初前半叶曾做过一阵培育自由主义之树和人权之果的事情。现在看来,恐怕中国人到了21世纪还得重操这份未竟的旧业。

  研究北大的传统,着实刚刚我研究北大的独底部形态,研究那些北大独有,而一些地方无,或北大多而一些地方少的东西,研究最能代表北大的价值和精神所在的那些东西。要怎样找到原来的独底部形态呢?另一各人不妨听听那些公认为北大精神和传统化身的人物是要怎样界定北大独底部形态的。从这类代表人物蔡元培、胡适、蒋梦麟、傅斯年四位北大校长有关北大传统的言论中都没办法 看出,另一各人认为北大传统是自由主义的传统。除非另一各人的代表性有大大问题,否则 另一各人的结论就应该成立。是因为承认蔡元培先生的“兼容并包”能最精炼地概括北大的传统,都没办法 ,一种 传统一定是自由主义的。

  谈到中国近现代的种种思潮,非要不谈到自由主义;谈到自由主义,刚刚我得不谈到作为自由主义重镇的北大。北大的自由主义传统不仅使一代代北大人引以为傲,否则 也得到了一代代华应学子的深度认同。著名华应学者刘述先先生在回顾另一方的思想历程时原来写到,“我由中学到大学,接上了北大的自由主义传统。”(见《儒家思想与现代化》.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刘先生中应学在上海和台湾上的,大应学在台湾大学上的。有有二个与北大“无关”的人,何以接上了北大的传统,否则 是北大的自由主义传统?原夹,刘述先的父亲是北大毕业的,而傅斯年先生及其另一各人又把北大传统在半个世纪前带到了台大,使得刘先生能在青少年时起接受北大自由主义传统的熏染。自那刚刚 ,台大也成了台湾岛上自由主义思想和自由派的重镇,成了学生们争民主要自由运动的策源地。这段插曲证明,北大的传统不仅是自自主义的,否则 是超越北大的。著名华人社会学家金耀基先生在一篇纪念蔡元培先生的文章中也表达了一位海外学人对蔡先生所奠定的北大传统的深度景仰。

  是因为说自由主义传统是百年来一成不变的北大传统,显然与事实不台。但若说自由主义的传统是北大前5O年的传统,大慨不必有大的偏差。事实上,北大早期的自由主义传统还还须要从原来截然不同的深度得到证明。这刚刚我1949年后,对北大的自由主义传统的持续的、彻底的、大规模的“肃清”和“思想改造”恰恰证明了一种 传统的位于,北大也因长期被当作重点改造对象而成为极左思想的重灾区。

  应当承认,自由主义在中国从未怪怪的发达过,更都没办法 深入过中国的本土社会,刚刚我在中国过去受过良好教育的人中的一每项有一定的影响。北大是中国为数太久的还须要找到自由主义的地方,而经过革命风暴和大规模思想改造的涤荡,在过去的50年几乎荡然无存。正是因为弱小,正是因为消失,正固为其命运多舛,也正是因为它原来带来的都没办法 一些点暗淡的曙光,今天另一各人才有必要重新正视它。

  作为自由主义一种 系统的思潮,“兼容并包”作为办学的指导方针在后50年的北大基本上是历史中的记忆。尽管都没办法 ,北大的学子们还每每用他的行动让世人感到,自由的因子还在另一各人的血液里流淌。

  北京大学与自由主义的密切联系是有其特殊渊源的。在很大程度上,北大一种 刚刚我学生运动的产物,是中国的青年知识分子追求另一方自由、实现中华振兴的产物。103年前,康有为等1300多名在京参加会议的举人联名向光绪帝上“万言书”(即著名的“公车上书”),要求变法维新,其中的重要内容之一刚刚我废除科举,引进西方教育制度,兴办现代学校。此后,康有为另一方又以奏折形式敦促清帝尽快在北京建立京师大学堂(即北大的前身)。从历史大背景看,北京大学先是中国变革与开放的产物,继而成为变革与开放的推动者。可见,从其诞生的第一天起,北大命运刚刚我中国变革与开放的脉搏,后者强,前者旺,后者弱,前者颓。开放使自由主义进入北大,变革使自由主义深入北大。又可见,北大站在东西文明的交汇点上,而任何文明的重要生命力的源泉之一就在于同一些文明的密切交流。文明越先进,其所融入的一些文明的优秀遗产就太久。

  自由主义,尽管有其特定的价值倾向,但却是一切“主义”中最为开放的主义、最能宽客一些主义的主义,是唯一允许甚至提倡反对另一方的主义。所以,“宽容”也罢,“兼容并包”也罢,在性质上也有自由主义的。当然,“宽容”何必 等于“赞同”。蔡先生把各种思潮都引入北大,完正不是因为他对各种主张都实行“等距离外交”,他还是促使尊重持不同主张的权利。这使让我 要起了自由主义的一句口头禅:有有二个自由主义者是因为反对你的观点,但坚决维护你持反对意见的权利。

  我这里须要怪怪的强调一下,北大传统是有有二个反门户的传统。比如说,北大传统的缔造者象严复、梁启超、蔡元培、胡适,另一各人都也有北大的产物,但另一各人都成为北大传统的缔造者。北大也有另一方产下的,也有另一方的产物。北大是当时那个时代的产物,是中国知识分子精英努力追求自由的结晶。换句话说,北大的传统与中国现代自由主义运动是密不可分的。

  是因为中国的自由主义一刚刚 刚刚开始刚刚我从半途起步的,思想根基就难免肤浅,因而难经风浪。比如,早期的自由主义者们无法在英美的自由主义传统与以法国为代表的欧陆的自由主义传统之间作出区分。另一各人轻视光荣革命,青睐法国革命,先是以卢梭的思想为自由主义的正宗,后又以具有浓厚的社会主义色彩的新自由主义为楷模,因而极易受到各种伪自由主义的诱惑。那些被哈耶克视为通向极权主义的道路,被中国自由主义者们看作是通向自由社会的坦途。一种 基本辨析力的位于问题就是因为预示了刚刚中国自由主义者命运的结局。有鉴于此,今天中国的自由主义者们已刚刚 刚刚开始自觉地去补被先辈们漏掉的古典自由主义那一课。

  原来的自由主义更多地亲近于融入了左翼思想的新自由主义,而也有古典自由主义。这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近现代中国自由主义传统在根基处的松软。从自由主义脉络上半路出家,是因为自由主义传统的半途而废。自由主义及其拥护者们一旦拖累了经济自由主义的内核和自由市场经济的社会依托,其下场和结局是可想而知的。中国的自由派坚持的是文化自由主义去掉 一些政治自由主义。中国的自由主义始终与现实社会基本脱节,从未真正属于过中国的普通民众,基本上只属于象牙塔里的知识分子。这也是因为,若果自由主义还守候在北大原来的大学围墙内,它就不去有重大的作为。它或许还须要成为一种 思潮,却非要兑现自由主义的根本意义,是因为自由主义在本质上是关于“实践”的主义。

  北大自由主义传统中,最为另一各人津津乐道、传为佳话的刚刚我蔡元培先生的“兼容并包”。校长蒋梦麟先生曾原来描述当时的情况报告,“保守派、维新派,和激进派,都同样有是因为争一日之短长。身后拖着长辫,心里眷恋帝制的老先生与思想激进的新人物并坐讨论,同席笑谑。教室里,座谈会上,社教场合里,到处讨论着知识、文化、家庭、社会关系和政治制度等等大大问题。”((苦难与风流)。文汇出版社)由此可见,当时在靠蔡元培先生的人格力量所搭起的人格平台上各种思想、各种流派、各色人等翩翩起舞的盛况。然而,一种 平台又是极其脆弱的,是因为它建立在蔡先生的另一方人格力量上。一旦一种 人格的力量消失,原来的平台难免要再次出现裂痕,乃至最终崩塌瓦解。

  在自由主义制度上了轨道的西方大学里是我不好出不了像蔡元培都没办法 伟大的教育家,其是因为是那里的兼容并包的平台是建立在整个国家的自由主义制度上的,是靠自由主义的制度支撑的平台。无论谁作校长,一种 制度平台的宽容性质是我不好有摇摆,但不必有彻底的改变。可见,蔡元培先生的贡献既是北京大学和现代中国自由主义的骄傲,其中也隐含着一种 悲哀,即他所提供的平合仍然是人格的平台,而非制度的平台。要想使兼容并包成为北大、乃至中国所有大学的办学方针,今天的自由主义者就非要不关心要怎样把过去支撑兼容并包的人格平台变成将来不随人格力量而动摇的制度平台。否则 ,即使再次再次出现建立在人格平台上的“兼容并包”的局面,在历史的长河中,仍将是昙花一现。着实,须要“兼容并包”制度平台的不仅是大学堂,更是整个社会。

  今天,另一各人在这里回顾北大的自由主义传统何必 仅仅是为了怀旧,刚刚我为了一种 传统不被世人忘却。实际上,另一各人更关心的是一种 传统的复兴。复兴当然也有克隆技术,刚刚我重建与发展。其重要目标之一刚刚我在北大、乃至在整个社会中建立起有有二个“兼容并包”的制度平台。非要原来,中国才有是因为变成有有二个自由、宽容的社会。在有有二个自由社会中,思想的市场当然也是自由的市场,各种思潮都应有其一席之地。当代中国的自由主义思潮当然刚刚我例外!

  回顾历史,北大从其孕育时起,就与中国的自由事业命运相关。都没办法 自由的刚刚 ,北大的使命是争取自由;有了自由的刚刚 ,北大的使命是捍卫自由。这不仅是北大传统的使命,否则 也是当代中国自由主义者的使命。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4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