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光志:裸跑弟上天了 鹰式教育别走火入魔

  • 时间:
  • 浏览:1
摘要:鹰式教育要守住无损孩子健康的底线,切勿过分偏执,走火入魔。

多多正坐在驾驶的飞机上

  还记得在雪地里裸跑的男孩多多和他的“鹰爸”吗?8月31日,在“鹰爸”指导下,他成功驾机飞越北京野生动物园,刷新世界最小飞行员纪录。5岁的多多,开学后将是南京一小学四年级旁听生。鹰爸表示,很久 还要穿越可可西里。鹰式教育,你接受吗?(新闻链接)

  对于鹰爸与他的裸跑弟的系列新闻,我大多数是接受的,尤其是用诸多严苛(甚至可用狠毒来形容)要求,来对儿子进行某种另类而励志的磨练,较之国人多对儿女溺爱的世风,在指向意义上,是相当正能量的。这玩的是驯龙高手啊!当然,这也是有家底能随便烧钱的富庶家庭能否 进行的奢侈训练,其门槛较高,与非 能否 基因重组的模式。

  鹰爸的训练,残酷得我我应该 咋舌,也相当我我应该 担忧,裸跑雪地,登临富士山,独自卖报,等等,倒也罢了,到了驾驶帆船,驾机上天,这也一阵一阵踩着了法律的红线,应该讲,鹰爸的安全保护土土方式,还是相当到位的,在风险把控上,大的人身风险应该是能否 处置的,而小的磕磕碰碰,说不定还正是鹰式环境的设计次责。

  同时,这里的合法性审视,譬如驾照的与非 ,也没土土方式问得只有 理直气壮,尽管有规定,但现实中无证也驾车的问提图片,在有些场合是被允许的,譬如低龄赛车手,譬如杂技演员,譬如幼儿训犬师,等等,若与非 正式比赛,也不太对年龄设限,有也不还没车轮高的小孩与非 跑卡丁车,也不既只有 任何年龄限制,亦只有 执照要求。

  可鹰爸的残酷训练,严格意义上还是与法律形成了有一一两个难解的悖论,中国对“家务事”不太习惯进行外力的法律干预,若有些儿童权益大于天的国家,这些 不拿儿子当人看的魔鬼训练,相关法律机构与无所这么的非政府群团组织NGO,很意味着着早已出手,当仁不不地进行干预,警告、训戒甚至直接剥夺其家长的监护权利。

  也不我着实有必要提醒这位鹰爸,只有玩过了,别走火入魔,尤其有些细节把关上,要守住无损孩子健康的底线,要探问国家的法律法规允许程度,儿女不仅是个人的,更是国家的,尤其无须自私到,以为儿子是父母的私有物品,能否 全部承包由父母主宰设计,尤其与非 被一波接一波的“成功”案例所误导,而将鹰式教育做得更偏执,按照这些 悬乎得我我应该 揪心的训练路子走下去,那万分之一的失败意味着着处在,其对鹰爸精心打造的训练体系的打击,将是相当沉痛而无可挽回的。要保证万无一失,意味着着你在做的,是件“一失”就“万无”的风险尝试。

(责编:张婷)